«

古龙泡面传

夜, 深夜。

人, 男人。

宿舍楼道,脚步声响。

暗处走来一人,穿着裤衩,踏着拖鞋,头发凌乱,睡眼惺忪。

他孤独的走在这条道上,这条道他已记不清走过多少回。

道并不宽,但足够他舒一舒懒腰,缓解一下身心的疲惫。

楼也不高,但永远凉着各色衣服,散发一股奇怪的味道。

路是湿的,干净、利索,显然已被楼管大叔拖过。

他知道能将楼道拖得这么锃光瓦亮的人,必定有着深厚的功力,使得是横扫千军一类的硬功夫。


道是瓷砖道,人是觅食人。

他这么晚还出来,

当然不是为了欣赏这条楼道,因为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年

——早就看够了。

也不是为了上厕所,因为厕所就在他后面转角的楼梯口处

——早就上过了。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泡面。


每次熬夜,必要泡面,这已成为他的习惯。

他对泡面的情有独钟, 正如烟鬼对烟的钟情, 酒鬼对酒的挚爱一样。

没有人知道他泡过多少面,只知道他一天泡坏了楼管大妈两个热水瓶再加一个热得快。

也没有人知道他吃面有多快, 只知道至今没有人能从他嘴下捞得一根面条、一口面汤。

所以,人送外号——“面霸”!“面霸”泡不死。


很多人不服,很多人向他挑战。

包括“面精”精卖郎——一个曾经如雷贯耳的名字,只要你吃过方便面,你就不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

精卖郎不服,誓与泡不死挑战。

比吃那天,二舍宿舍里摆满了各种方便面和热水瓶,

所有人都离开了宿舍,远远的观望,怕伤及无辜。

只留下了三人,另一人便是楼管大妈,也只有她经得起这般风浪。

她负责泡面,同时也是这场比试的仲裁者,他们只管吃面。

没有人知道这场比试的结果,只知道金卖郎从此再也不碰泡面 ,退出面湖,而泡不死依然号称面霸。


穿过走廊,甬道尽头,立着一面镜子。

他理了理须发,揉了揉双眼。

他知道接下来的路并不平坦,但他,必须走下去。

镜子的后面,便是楼管夫妇的房间。

楼是破楼,但没人敢小看楼管,尤其是二舍的楼管。

因为有楼管的地方就有吃的,有吃的地方就有泡面。


“你又来了”

“是”

“我原以为没有人会来了”

“但是我来了”

“已近很晚了”

“那不表示我不会来”

“你不该来”

“可是我已经来了”

“我们已经熄灯了”

“但我还是来了”

“……”

“这么说,你一定要泡面?”

“是”

“不泡不行?”

“是”

“从来没有人敢在三更之后还来泡面!”

楼管大妈有些火了。

“那是因为来的人不是我”

泡不死平静如水。

“……”


片刻,楼管大妈叹了口气。

“看来不泡面你是不走了,你不走我们也没法睡了”

“是”

“好吧,你要什么面?”

“老坛酸菜面”

“什么!”她心中一惊,脸上笼罩一层寒气。

“老——坛——酸——菜——面”他缓缓的,却异常清晰。

又是沉默……


“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我一天只卖三包老坛酸菜面”

“知道”

“而且需要预订”

“知道”

“今天早已卖完”

“知道”

“一包卖给了三楼的猪血疯,一包卖给了四楼的黄死鱼,最后一包给六舍胡小山泡了,不信的话,你自可以去打听”

“胡小山那包是假的”他依然平静。

“谁告诉你那是假的?”她有些不安。

“那腕面”

“那碗面怎么了?”

“你用的是蘑菇炖鸡面、老坛酸菜料,外加一包乌江榨菜心。骗得过她,却骗不过我的味觉。”

沉默又见沉默……

“你莫要逼我!”楼管大妈有些恼羞成怒了。

“我只想泡一包老坛酸菜面”泡不死是出了名的“不泡到面心不死”。


对视,交锋。

杀气,冲天的杀气。 内力,激烈的内力。

“好小子,内力不错,你师傅是谁?”

“师傅无名,单姓——康”

“康师傅!!!”

她终于崩溃了。

他如愿以偿之。


P.S. 话说这是我大三半夜(原文时间:2010-6-21 00:24)起来泡面后,无聊至极,又特别迷恋古龙,造出的一篇文章。文章场景、人物和泡面经历和我当初所在寝室如出一辙。迁移至此,权当回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直喜欢古龙的小说、古龙的幽默,拙劣模仿,凑字成文,给自己看,给别人拍。

分享